黄大仙玄机图 民建中央主席陈昌智 民主党派换届首要任务是政治交
发布时间:2017-11-28   动态浏览次数:

  我参加民建与我读研究生时的专业方向有着联系。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在经历了十年艰苦基层工作锻炼后,我考取了 1978年我国恢复研究生制度后的第一批研究生,有幸重返母校四川大学经济系,专业研究方向是中国经济史。和许多那个时代的莘莘学子一样,我珍视来之不易的学习深造机会,惟日孜孜,无敢逸豫。在学习中,我对中国近代民族工业和民族资产阶级产生发展的历程、特征有所关注和认知,而这也正是民建作为一个政党出现在中国政治舞台的土壤和背景。毕业后,我留校任教,专心致力于经济学教学与研究,历任讲师、副教授,与人合著《中国近代经济简史》、主编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简史》《经济发展辞典》等学术书籍。在这个过程中,我结识到了四川民建的同志,特别是老主委徐崇林。徐老早年号称“皮革大王”,抗战期间在中共南方局领导下,组织成立中国中小工厂联合会,1945年与黄炎培、胡厥文、章乃器、施复亮、孙起孟等发起筹建民主建国会,任首届理事、民建重庆分会主委。在徐老等民建前辈的影响下,1985年我加入了民建组织,成为一名普通会员。当时已届不惑之年的我,没有想到从此我的人生事业与民建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 2013年全国两会新闻发布会上,我又回答了《纽约时报》记者具有挑战性的提问。那个记者说:“我们知道作为民主党派,你们的职责是提出建议,但是你们是否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参与多党竞选?”我给他讲了个故事作为回答:去年我去美国,和一个美国的朋友交流,他问了跟你相类似的话,你们中国为什么不可以搞竞选?民主党派为什么不可以来执政?我先没回答他,而是反问他,我说这样吧,你们美国实行一下我们的多党合作制度,你觉得怎么样呢?他说,那不行,你这个办法不适应我们美国,在我们那儿行不通。所以说我就回答他了,我说很简单,你觉得我们的政党制度在你那不适合你的国情,很显然、很简单,你的政党制度也不适合我们的国情。

2008年 3月 6日,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陈昌智回答记者有关多党合作制度的问题

  要心中有民建,心中有会员,不能忘了“根”

  政治交接是民主党派换届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在组织人事更替过程中,始终做到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立场不变,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信念不变,同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优良传统不变,确保多党合作事业薪火相传、根基永固。

陈昌智主席在办公室 2009年 5月 9日,陈昌智率“加快节能减排,促进可持续发展”考察团在湖南株洲冶炼集团调研 2011年 8月 4日至 10日,陈昌智率全国人大常委会调研组赴黔,就促进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开展专题调研

  原标题:[政治交接?倾情谈]陈昌智:我与民建

  为深化政治交接,各民主党派开展了“不忘合作初心、继续携手前进”专题教育,启动了“多党合作历史传统记录工程”,中央统战部与各民主党派中央联合编写了《大道??多党合作历史记忆和时代心声》。各民主党派中央主席结合个人经历、履职实践等,讲述对政治交接的思考感悟、认识体会,真挚的话语、生动的故事,传递的是浓浓的情怀、信念、传承和力量,带给我们太多的感动和共鸣。在各民主党派全国代表大会即将召开之际,特将各民主党派中央主席的倾情感悟陆续予以刊发。

  从组织来讲,民建作为一个具有政治联盟特点的政党,出现在中国政治舞台,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和帮助;作为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中的一支力量,能够发挥作用,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支持;作为我国多党合作格局中的参政党,不断发展进步,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关怀。从个人来讲,我们民主党派成员也应该永远铭记和感恩,在自己的成长道路和事业工作中,中共党组织和党员同志对我们的关怀、信任和支持。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始终不渝地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是必须明辨的大是大非问题,是我们民建一切工作的根本立场和政治准则。

  最重要的就是发挥集体智慧。我十分重视民主集中制建设,无论是全会、常委会、中委会的讲话,我事前都会征求其他主席们的意见,体现集体意志。同时,我一直大力提倡参会同志要畅所欲言,群策群力。在参政议政工作方面,充分调动各方力量,发挥整体优势。我提出要求,民建各级组织领导班子负有做好各级参政议政工作的主体责任,要对推进本级组织的参政议政工作进行整体谋划,做到常研究、有部署。从会中央、从我自己做起,每年我都要和其他几位专职副主席分头带队,围绕会中央确定的几个重点课题,赴地方开展调研,写出调研报告,提出意见建议。前段时间,我带队就今年的重点课题“关于大力支持光伏产业发展的调查与建议”到甘肃、江苏进行了考察调研。同时我们还重视充分发挥专门委员会的主力军作用、基层组织的基础作用、各级机关的枢纽作用,和社会力量的补充作用,就是要紧紧依靠会员、调动广大会员的积极性,形成全会合力。

  在 2008年全国两会新闻发布会上,我回答了“美国之音”记者的提问。他的问题是,“新中国成立之初的新政权里并无执政党和参政党之分,可是 40年之后,到了 1989年,民主党派变成了所谓的参政党,参政党地位是永久性的不可变更的吗?”我稍加思索这样回答他:中国的政党制度,有自身的特点,刚才你在提问的时候,已经表述了这个特点。中国共产党执政,民主党派参政,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有一个历史的过程,它是有历史特殊条件的,是由国家的国情和性质所决定的。1945年中国民主建国会成立的时候,国民党执政搞独裁、打内战,而其他的党派都反对独裁、反对内战,因而与共产党的宗旨和思想一致了,自然而然就和共产党走到一起了。曾经有人说共产党现在掌权了,你们只能说接受共产党的领导。我说不对,要很好地学习我们各个党派的历史。在 1949年前,在国民党掌权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说要去接受国民党的领导,当时我们就在文件里清楚地写下了接受共产党的领导,那时候共产党没有掌权。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翻阅一下我们党派的历史。新中国建立以后,我们各民主党派亲眼所见,现在可以说世界人民所见,共产党能够领导这个国家,只有共产党才能领导这个国家。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种政治力量可以担负起让中国繁荣昌盛、让中国人民富裕生活的历史任务。

责任编辑:张迪

  履职能力是参政党的生命价值体现。我刚任主席时就感到肩负责任重大。无论是早期领导人还是最近的前任主席,他们高尚的品格、领导能力,以及学术上的卓越成就,都给我提供了榜样。黄炎培先生一身正气,他与共产党人的真诚合作、为民做事的事迹,成为我工作中学习的最好现成材料。成思危同志学术上造诣很高,在社会上影响很大,民建在他担任主席期间,参政议政的各项工作一直在高位上运行。摆在我面前的任务既要继承优良传统,也要争取有所创新。

  去年民建又承担了中共中央赋予的一个新的任务,开展脱贫攻坚民主监督工作。民建中央对口广西。接到任务后,我们立即部署落实,成立了由我任组长的领导小组。多年来,民建“思源工程”已向广西累计捐赠 2000余万元,先后在贫困地区学校开办了 18个“思源教育移民班”,资助 900名贫困学生,捐赠 72台救护车,援建 1282口“思源水窖”、9座人畜饮水池,并捐建学校、道路桥梁等,约 100万人从中受益。这些工作和成就,为今天民建履行脱贫攻坚民主监督任务,提供了丰富的载体,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些年来,民建坚持“饮水思源、回报社会”,以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为载体,以地方组织和会员企业为依托,汇集全会力量做好社会服务工作,也赢得社会广泛赞誉。我们党派搞扶贫虽然力量有限,但只要尽心尽力,务实肯干,照样能办好事、办大事。民建思源工程实施十多年来,已累计筹集善款超过 14亿元,帮扶贫困群众超过 1000万人次。几年前,民建中央定点扶贫点河北丰宁县申报了 17年的一个抽水蓄能电站项目,我们帮助他们促成了。一期工程投资 95亿,小鱼儿财神报,要建成世界第一的抽水蓄能电站,县财政将年增 5个亿,这在当地绝对是个惊人 的数字。

  按

  在其位、谋其政,恪尽职守,是一个人的起码操守。同时还要不忘初心,时刻记得自己从哪里来。参加民建,就要心中有民建,心中有会员,热爱党派事业,以萤烛末光增辉日月的精神,为多党合作多做事、做实事。我参加民建工作,从地方组织专职副秘书长、秘书长、副主委、主委,直到任会中央主席,只要没有出差任务,都坚持七点半前到单位。在监察部门工作期间,尽管本职工作十分繁忙,我也一定要抽出时间和精力积极参加民建组织的各种重要会议和活动。律己足以服人,身先足以率人。我常对民建会员在政府和司法部门任职的同志说,不能因职务的重要和工作的繁忙而忽略自己的组织,忽略党派工作,应时刻牢记自己是一名民建会员,没有民建,就没有我们自身的进步和发展,不能忘了这个“根”。因此切不能小看自己的党派、小看自己的会员,平时要加强与会内的联系,要关心会务工作,力所能及地尽心出力。有的同志做了副省长、副市长,同民建就生疏了,到地方不见民建会员、冷落会员,会员群众不高兴,对个人的意见是小事,使民建形象受损、影响了组织的凝聚力是大事。凝聚会员首先就要走进会员中,关心会员,维护他们的切身利益。

  (作者系民建中央主席)

  履职能力的与时俱进,巩固民建的参政党地位。

  党派成员履职尽责,提意见建议,就要讲真话、讲实话、讲有用的话。今年年初,习近平总书记同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座谈时就讲: “‘虚心公听,言无逆逊,唯是之从。’这是执政党应有的胸襟。‘凡议国事,惟论是非,不徇好恶。’这是参政党应有的担当。”不管在哪开会,只要让我发言,我就会把看到的问题讲出来,我有意见就要提。有一次,我就民建中央的重点调研课题走访发改委。在座谈会上我就直言不讳地说:“对不起,我今天发个言,提两个建议。第一,你们要让经济发展向质量、效益的方向发展,不要向单纯 GDP的方向发展;第二,你们要加大改革的职能,那么多司,只有一个是关于改革的,这样的安排太不够了。”民建九大以来会中央领导参加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举行的高层协商会 40余次,对中共十八大报告、十八届三中和四中全会《决定》、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编制和实施“十二五”规划和“十三五”规划、以及加强作风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等代表民建中央提出意见建议,受到中共中央领导的重视。2008年《关于完善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税收政策的提案》、2012年与农工党中央、全国工商联联合提出的《关于强本固基维护实体经济基础的提案》分别被列为全国政协“一号提案”。十一届全国政协评选优秀提案 281件,其中八个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入选优秀提案共 57件,民建中央有 9件提案被评为全国政协优秀提案。

  言必当理、事必当务。我常讲,必须做的事要先做好,你是赖不掉的。深入基层组织,密切联系会员,就是我们必须做好、做实的工作。正是长期的党派基层工作经历,帮助我很好地开展现在的工作。正因为了解基层,了解党派的工作实际,我的工作思路要实一些,具体一些,更有操作性一些。特别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号召要联系群众、走群众路线,这是一个好作风、好传统,一定要继承好、发扬好。民建有三百多个省辖市级组织,民建中央规定,主席、副主席都要联系几个省,在一届之内走完这些省份的市级组织,与会员座谈了解基层情况。民建八届期间我还是副主席,当时成思危主席给我分了联系几个省的任务,因为我担任监察部副部长,事情很多,难度大一点。但什么事只要处理好了就会变成优势,我把监察部的会议、出差工作和联系民建地方组织的工作结合起来,在开会的间隙抽出时间与基层民建会员交流沟通,所以那一届我是第一个完成这项任务的。担任民建中央主席后,我就认为自己的主要精力要放在民建,把民建工作抓好。这十年来,我已经走过二百多个市级组织,每到一地都和会员们面对面座谈交流,强调注意务实,汇报具体工作,不要念稿子,少讲大道理,还要切实检查督促他们的工作。我们召开了基层组织工作会议、市级组织工作会议,把基层组织负责人全部培训了一遍,这在民建历史上也是首开先河的。

  外国人、外国记者会有这样的问题,我们必须讲清楚。普通群众也会存在类似的疑问,我们同样要说明白。2009年 1月我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现场主持人说,现在有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网友有一种说法,“不想当执政党的政党不是好政党”。还有他们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符合中国国情吗?我当即回答,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肯定是符合中国国情的。至于他问的那句话“不想当执政党的政党不是好政党”,在中国是不适合中国国情的。世界上的政党制度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两党或者多党竞争的竞选制度;第二种是一党执政;第三种就是中国这一种,一党执政,多党合作。他那句话属于第一种情况,竞选的、轮流执政的,竞选就是为了执政,就是为了上台,在那个地方是可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我们国家、领导全国人民,逐步走上了民族复兴的大道,中国国际地位不断提升,经济不断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这是全世界公认的,实践证明执行这种制度是符合我们国情的。我们政党制度的特点就是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把这句话转过来,应该说不接受共产党领导的参政党不是一个好的参政党。不为国家的经济发展、人民群众生活的改善出力,或者你的参政议政工作做得不好,这就不是一个好的参政党。

  政治纲领的与时俱进,引领民建的前进方向;

  整合力量,发挥优势,努力提高民建的履职能力

  这三条经验规律贯穿于 70年的历史进程,确保民建事业欣欣向荣、永不停顿。

  高尔基说过,天才就其本质而论只不过是对事业、对工作过程的热爱而已。我不是天才,只是笃实力行,做到干一行爱一行。我热爱教师职业,大学毕业后我先到部队农场锻炼,后被分配到凉山彝族山区教书,一呆就是近十年。当时那里的生活条件艰苦,吃住以南瓜充饥、与跳蚤为伍,人畜共饮一沟水,经常要带着学生爬到陡峭的山上砍柴,学生不小心踢飞一颗足球,我们要背着干粮到山下寻找。那个时候年轻,有朝气,又从小生长在重庆,不怕走山路,挑过担子、挑过水,对这些也没有在意,不觉得怎么苦。与那些活泼可爱的学生、纯朴善良的彝族同胞相处的日子,至今留下的是一段美好记忆,老钱庄心水论坛99411 美联储主席耶伦将在新主席就职后辞去理事职。不久前我教过的几个学生还发来了他们的照片,容颜已改,情谊长存。后来我又在大学任教,想的就是踏踏实实讲好课、搞好学术研究,没有想过要从政,更没想过做官。当组织上找我谈话,让我去民建工作时,我确实是犹豫的,自己在大学里已经是副教授,教学研究进展都得心应手,一下子要去做党派工作,无异于从头开始。人有所好、术有专攻固然好,但服从组织需要,组织让干什么就坚决干,是个基本原则,因此我的选择不是避难就易,而是迎难而上。从大学到党派、政协,再到省监察厅,后来再到监察部,最后到民建中央来工作,我都是坚持这个原则。

  在纪念民建成立 70周年的时候,我对具有民建特色的建设发展规律做了初步总结:

  为什么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我在民建工作直到现在担任主席,经常会被问及这样的问题,这也是党派内部做成员政治思想工作需要首先搞清楚、回答好的问题。避而不答或者敷衍含糊都是错误的、有害的。井越掏,水越清;事越摆,理越明。解决思想上的、认识上的问题,只能用民主的方法,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以理服人,绝不能以力服人,以大话压人。而且要讲究说话的艺术,菜没盐无味,话没理无力,既要理直气壮,又要让人心悦诚服。

  思想建设的与时俱进,保证民建的健康发展;

  入会 30年来,在民建组织中锻炼成就了我,为了民建事业,我也夙兴夜寐、无敢懈怠,努力做到竭心尽力、鞠躬尽瘁,其中所行所言、所感所悟,在这里只撷取在蓬勃发展的多党合作事业中民建阔步前行的几个片断。昔日之得不足以矜,后日之成不容以限。我坚信,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民建事业必将不断发扬光大。

  搞清楚、回答好为什么民建要坚持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